評論:台灣金曲獎折射出內地音樂的“貧瘠”?

http://chinanews.sina.com 2009年06月27日 22:54 新浪音樂

 

又一屆台灣金曲獎結束了,內地的歌迷和媒體又一次趨之若鶩──贊也好,罵也罷,總之都“關注”了,可是,你難道不覺得尷尬麼?那只是人家內部的聯歡會而已,壓根兒就沒想過帶我們玩兒,李泉還抱怨沒去成台灣呢,可是去了又如何?不還是看客?

   更尷尬的是,不管這邊這麼罵,人家想怎麼玩就能怎麼玩──想挑接班人可以選會搞怪的盧廣仲,想挑歌王可以選不可一世的周傑倫,想展示人文關懷可以選唱歌 反水庫的交工樂隊,想體現文化多元可以選客家才俊劉劭希,想捧本土勢力可以選閩南歌後江蕙,想搞冷門可以選原住民組合南王姐妹花,想玩搖滾可以選嬉笑怒罵 的董事長樂團,想標榜品味可以選“獨立女王”陳珊妮……這還沒算那些“遺珠”呢,黃立行、陳綺貞、陳升、梁靜茹、MC Hotdog……我們呢?

   來“假設”一下吧。假設內地的有關部門也立志辦個“內地金曲獎”,讓我們來看看各大獎項可以頒給誰。“最佳女歌手”,還好,李宇春、張靚穎、周筆暢尚可 爭一爭;“最佳男歌手”呢?孫楠、楊坤還是黃征?或者,選許巍吧,內地銷量不比周傑倫低,口碑也好,可是,論全亞洲的輻射範圍,還是不能比;然後是“最佳 樂團獎”,新褲子和果味VC不錯,可是,有多少人知道?總不能選花兒吧?人家自己都折騰不下去了;再來說“最佳專輯”和“年度歌曲”,你挑得出誰?《稻 香》感動了兩岸三地,《不想放手》叫好又叫座,我們呢?《北京歡迎你》?《少年中國》?OMG!

  如果說,主流的獎項怎麼樣都能湊合著搪 塞一下,那麼,“內地金曲獎”如果想標榜文化多樣性或音樂品味就麻煩了。比如,“台灣金曲獎”原來有“最佳方言男女歌手”,現在分成“台語、客語、原住民 語”三類,而且頒得越來越熱鬧,客語樂隊“交工樂隊”、“生祥和瓦窯炕3”樂隊甚至還撈過界,打敗過五月天。假設“內地金曲獎”的主辦方心血來潮,也想設 “方言類”獎項,那麼,他可以頒給誰?想來想去,名氣最大的就是“吉祥三寶”(蒙語)了,然後是用粵語唱歌的東山少爺和用維語唱歌的艾爾肯。哈薩克樂隊 IZ和蒙族樂隊杭蓋很好,可是咱們的媒體何曾關注過?又有多少人知道那個用川北方言唱歌的白水其實比周傑倫的所謂“中國風”要“中國”得多?

   “方言”還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人文關懷”。假設“內地金曲獎”的主辦方也想像台灣金曲獎那樣通過選交工樂隊或生祥和瓦窯炕3這種富有社會批判精神、 為勞苦大眾歌唱的樂隊來體現“人文關懷”,假設他們也願意為“好客愛吃飯”這樣的樂隊提供舞台讓他們宣傳自己參與的“有機米運動”,那麼他們會發現自己根 本無從下手。當下的內地音樂人,要麼醉生夢死,要麼歌功頌德,再就是自怨自艾,誰真正關懷過誰?也許有人會問,周雲蓬呢?他不算麼?是,幸好我們還有周雲 蓬,可是,我們好像也就只有周雲蓬吧?人家可是集團軍哩。

  其實,根本沒必要費那麼老大勁“假設”,只要港台歌手都不來,咱們這邊任何一 個頒獎禮就立馬歇菜。由此可見內地音樂的“貧瘠”──不是真正的“貧瘠”,而是產業的不健全和媒體的目光短淺造成的相對匱乏。當我們的唱片業從業者日複一 日地抱怨市場蕭條,當我們的媒體工作者們樂此不疲地宣稱“音樂要死”,當大多數聽眾為眼前的假象所蒙蔽以為“音樂”只有周傑倫的時候,在這片熱土上,諸如 刺蝟、聲音碎片、白水、周雲蓬這樣的樂隊和歌手正在頑強地創作著真誠且生機勃勃的作品,並獲得越多年輕人的認可。他們低調、頑強,不因為渠道的限制而自暴 自棄,也沒有為了博眼球而炒作或插科打諢,正是這些人(而不是快男快女)在維護著內地音樂的希望和尊嚴。

  想必很多人都不知道,金曲獎頒 獎前一天,一支叫Carsick Cars的年輕樂隊在北京舉辦了新專輯的首發演出。沒有報導、沒有炒作、沒有造勢,可是京城的年輕人仍然聞風而動。有人說,這支樂隊未來會被載入史冊,可 是,目前還沒有跡象顯示這種“暗湧”能改變內地音樂的“貧瘠”,除非,有人願意像“金曲獎”的主辦方對待閃靈樂團或交工樂隊那樣給他們機會。還有,我剛買 的唱片,好客樂隊(好客愛吃飯前身)的《好客戲》,封底上印著“特別感謝出版協助/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字樣,咱們那些疲于奔命的獨立音樂人們何時也能有這 樣的“待遇”?會有這麼一天麼?

耳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jean 的頭像
fancyjean

Fancy古靈精怪

fancy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