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台灣的新聞節目-----一個鬧字了得!順便談談台灣的司法獨立的確立

記得07年第一次去
台灣,我就被台灣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吸引住了,一有機會有興趣盎然的看。當然來之前,就聽說台灣電視新聞非常鬧心,密集轟炸,P大的事情(也就負面新聞)狂轟一通,好像台灣天下大亂樣的。但是對我來說比較合適,因為這樣比較容易快的瞭解台灣這個社會。我們可以通過電視鏡頭,觀察台灣人平時的生活,比如普通群眾和窮人的生活環境,住的如何,穿得如何,有什麼怨氣!別誤會,我不是「真理100」先生。首先富人的生活,看電視據就可以了。其實台灣赤貧的人非常少,窮人慘的時候,大概就是"真理100"先生回的那些帖子那樣,收入低,吃飽飯而已。日子過得很緊張,很可憐的。但沒有達到大陸那樣一個村一個村的去賣血的地步。呵呵。就大陸而言,我們很難通過央視看到大陸人的真實生活,比如鄧yu jiao的那個窮家。又比如。。。。貓眼這方面的帖子還是有的。在我們的央視,天下是和諧的,窮人是快樂的,感恩的,官員是公僕的。台灣的電視恰恰相反,天下是很鬧的,窮人是不滿的,官員是操蛋的。

總的來說,
台灣的新聞節目和貓眼看人一樣,滿足的人民對新聞節目的3個基本要求:
1.這個世界安全嗎?(金太陽又射了)
2.我和我的家人安全嗎? (坐公車要帶錘子,修腳刀是女士必備武器)
3.今天又有什麼新鮮事?(綠壩屏蔽中共宣傳網站)

台灣太小,才3-4萬平方公里,幾十家電視台,社會實際比較安定,每天那裡有足夠的新聞來吸引人的眼 球,但競爭是激烈的,是殘酷的,所以記者們為了生活到處掘地三尺,上竄下跳,穿針引線,搧風點火,唯恐天下不亂。甚至故意挑逗當事人主要是政治人物,製造新聞。
比如:我在
台灣看到了這樣一個新聞,非常搞笑。首先申明,2年前的事情,有些地方記不住了。大意是 民進黨一個姓蔡,男,立法委員,長得並非文質彬彬,為了什麼事情給國民黨打擂台,很有把握的樣子。有記者就挑逗他,說要是你輸了怎麼辦,蔡委員正在唾沫橫飛,突然被人將軍一把,很不爽,說,如果是我輸了,我就不姓蔡,就姓婊子養的裱,以後你就叫我婊兄好了。(我有點記不清的地方就在這裡,又好像還說那以後我就是裱子養的,反正話很粗)。結果很快他輸了,說得不對。這位蔡委員,很自覺,不用人提醒,倒也爽快,立馬把他立法委員的辦公室的牌子由蔡XX立法委員改成婊兄立法委員。唯恐記者不知道,還喊記者去看,並且頭上扎個白布帶上面寫著裱兄,讓記者拍。還很豪氣地說,我說話是算數的,不欺騙民眾,敢做敢當云云。(大陸朱正龍這個挺虎派,要好好學習)。其實也就是我覺得很新鮮,第二天我問了幾個人,感覺到「群眾的情緒是非常穩定的」,沒人當回事,可能看多了政客的表演。政客們為了選票,總是喜歡在選民們面前表現,實在沒轍了,就開始鬧,像個被冷落的小屁孩,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時候,就到處拉屎拉尿。街頭作風濃厚。呵呵。

還有個新聞也比較搞笑,說抓住了一個大強盜。上次給他跑了,但跑得驚天地泣鬼神。大意是躲在山路旁邊的一個獨立小房中,被台灣警察叔叔包圍了,警方這邊過百人,強盜這邊2-3人,從晚上打到上午,雙方槍戰上千發子彈,還衝動了裝甲戰車(防爆車?),結果被強盜攔住了一輛民眾的轎車,用槍頂著人質,上車,跑了。呵呵。這個鏡頭,我看了。到現在還不明白,那個民眾的車,是怎麼開過來的,都上百人打了一個晚上加一個上午了,子彈千發。總之我很佩服這個民眾的膽量。也許無知者無畏,安定太久了。哈哈。強盜有大陸二王的風範。但沒有殺幾個人。好像就死了一個強盜。還看到台灣警察叔叔們畏畏縮縮蹲在裝甲戰車後面的鏡頭。看來全世界的警察叔叔們都是怕有槍的,大陸的楊佳一把刀,就能從警察局1樓殺到21樓,要是有槍的話?啊哈哈。

最叫我震動的是,台灣高捷弊案,大概的意思是,因為修高雄地鐵的泰國勞工,(好像台灣人已經不干這些苦活了),因為待遇問題,鬧事,然後被媒體挖呀挖,挖出了阿扁的秘書長之內的人物受賄。當時電視台都請了一票人在節目中評論分析這個事情,其中以TVBS電台搞得最好最火。我開始當肥皂劇在看,但很快發現不對頭了,裡面有個叫邱毅,方臉大嘴,火力最猛,是主角。每次上節目,象李敖那樣,還帶著文件資料。時不時,舉起一個文件,如何如何,或者摸出一張照片,如何如何,旁徵博引,氣勢如虹,有理有據,論證嚴密。叫人拍案叫絕的是,每次去,總有新的證據或則爆料,整個案件象剝竹筍樣的,一層層挖,很快就真相大白。邱說,有人持續地給他爆料,是因為阿扁那邊收了別人的賄賂,不給別人辦事,沒接到工程所以反水報復。而且他還被人盯梢,每次去拿「深喉」提供的資料時,還要擺脫盯梢云云。當時我沒有意識到,我在見證歷史,這是阿扁崩潰的開始和台灣司法獨立的開始。總是覺得很奇怪,案情大白了,證據確鑿了嘛,怎麼台灣檢控方沒有什麼大動作,不作為呢?(不過我們的鄧玉嬌案是檢控反過來整,呵呵)媒體也說台灣檢控包庇政府,怕阿扁報復。我覺得台灣的民主不過如此,司法不獨立,過不得硬,很失望,露出了5毛般的冷笑,大家彼此彼此哈。很受震動,原來台灣的民主也是虛假的。還對他們說,你們雖然普選了,新聞也自由了,但司法還沒有獨立呀,關鍵時候還是假的。他們也說,是比較黑,誰敢找總統的麻煩,按法律檢控的老闆都是總統任命的。嗯,人民群眾的情緒不太穩定。呵呵。回來後,我拿這個例子到處說台灣的民主是假的,司法還沒有獨立,可惜沒有人給我5毛錢。3個月後,我又去台灣跑業務,看新聞,才知道這個案子給辦了,阿扁的秘書長等人被抓了,把事情給抗下來了。再後來大家都知道了,媒體一發不可收拾,又把阿扁的女婿(太子黨啊)給挖到監獄去了,說是股票內幕交易,搞了有1 億RMB,我還跟他們感嘆太冤枉了,這在大陸算個毛事。(注意阿扁還是總統),再後來,我在大陸看央視的海峽兩岸,大嘴立法委員邱毅因為遊行的時候,情緒激動,帶頭衝擊政府機關,違法,進了監獄,很多立法委員給他送行,說這是阿扁的報復。不過確實是違法了,這點沒有疑問。現在是出來了。最後就是阿扁也進去了,這個大家都知道了。友情提醒2009年初,陳哲男,阿扁的秘書長1審,2審,都判無罪。(是本貼網友提醒,我查的),不好意思,大陸媒體普遍都沒有報導。呵呵。但他,因為梁柏薰司法黃牛案2008年6月26日,2審,依貪污治罪條例「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改判陳哲男徒刑九年、褫奪公權六年。這個案子,檢控雙方都可以上訴,等待最高法院判決。必須第3次審判。台灣法律和我們不同,判5年的,必須3審特此說明。超過新台幣150萬元超過新台幣150萬元,經過最高法院許可後,則可以到三審~。大概是這個意思,和我們不一樣。)
總之,台灣新聞自由是完全確立起來了,由於台灣還沒有進入壟斷資本主義的階段,媒體還沒有被壟斷資本勢力,金融寡頭勢力給控制,不像歐美有主流媒體和非主流媒體之分,所以新聞自由得很,亂戰一團,各顯神通。就這點來說,香港的媒體受資本的控制要大些,這也許成龍大哥衛生為什麼老不習慣台灣的「亂象」,他應該溫習下某名言,報紙上太乾淨,社會將會很骯髒!。(弱弱的提醒,大陸四大銀行,應該是標準地金融寡頭),司法獨立是從高捷弊案開始正式確立起來了。呵呵。關於選舉,阿扁下台的那次選舉,算是比較乾淨,平穩度過。所以就我個人的體會讓我承認台灣是個民主社會了。

下面的這段文字是我的猜想,不一定對,沒查資料。
我感覺台灣的民主制度,雖然倣傚西方,但從法理上來講,還是沿用中山先生制定的五權憲法,過去一直沒有真正全面的落實過,當然是有漏洞的,不像美國憲法,一直都在實踐中,不段的發現不足,不停的修正,所以有很多憲法修正案,憲法的解釋案例,不斷的將三權分立,人權等貫徹到實際中,而不是停留在字面。這是個漸進的過程,(有興趣的可以看看《光榮與夢想》,描述了20-70年代美國社會的變遷。)但我們不要責怪中山先生,在1906年能提出這樣一部符合民主的現代憲法概念是偉大的,為什麼偉大呢,看看103年後,大陸群魔亂舞的五毛們的思想,你就可以感覺到中山先生的偉大。哈哈。

司法,簡單按照大陸的講法為公,檢,法。台灣的問題出在檢字上,我記得看過一部美國電影,其中提到美國的洲檢查長,縣檢察長,是普選出來的,對選民負責。而台灣的檢查長好像不是普選出來的,而是上面任命的。所以才有檢控方不積極,不主動,被人民和媒體推著走的現象。台灣民主後,雖然屢次修憲,但基本上都是圍繞著統獨之爭進行了,而沒有努力完善民主制度,從法理上完善民主,不能說不是遺憾,從而反應出內耗過度了。作為大陸的P民,我沒有查閱五權憲法以及台灣的檢控制度,所以有不對的地方請指教。當然大陸的公,檢,法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友好的,團結的,無縫連接的,而且是緊密團結在執政的大旗下,威力巨大,聲威赫赫,有利地維護了社會的和諧,讓不明真相的無知民眾屁滾尿流,四散奔逃。故謂之p民。呵呵

10. 最後說一個台獨老太婆和一個台灣老兵===聯邦制?@#@@!??

碼字難,講之前先說說台北的的士,都不錯,乾淨。而且沒有正式發票,如果要票的話,是手寫的,往往要你自己填寫。出差的同志們一定都注意到了。呵呵。此外,開的士,只要自己買車,考取執照後,就能運營,考執照不要錢的,也不難。以後一年交不到1000元RMB管理費即可!一個爽字了得。不像深圳的的士,每個月要交1萬2-4 RMB,車雖然是公司的,但要上貢6-8萬元RMB,不退。其他一律自理,5年後重新來一次。呵呵。現在好像不用上貢了,司機累得像條狗,負擔還是很重。可見大陸民生之艱難。其實大陸各地都是如此。此外在台北聽到要防止的士司機侵害乘客的說法,原來台北這邊和大陸不一樣,一般是的士司機侵害乘客,比如把你拉到僻靜處,侵害你的權益。但在大陸,恰恰相反,往往是犯罪分子侵害司機,搞得的士裝上了種種高科技防範措施,比如一旦有事,車自動鎖死,門窗都開不了,好甕中捉鱉。這類裝置,大陸形成了一個產業,對GDP的增長做出了貢獻。呵呵

說正題,有一次等大巴去機場回大陸,在等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老太婆,他看出我是大陸人,就和我聊,大談她的台獨理念,我一問,原來她定居日本,回來探親的,覺得你都到日本去混了,還談什麼台獨呢?按照流行的說法,是你不愛台灣。老太婆不放過我,說個沒完,大談台獨有理,她的意思是滿清不要台灣了,現在台灣富裕民主了,你們又要了。。打壓台灣國際空間。。武力威脅。沒有什麼九二共識。。,有點記不清了,好像她在日本遇見了毛左,氣一直不順。反正我也沒心思聽一個住在日本的老太婆談台獨,所以不斷點頭,講禮貌(向台北人民學習),最多說不要打仗,維持現狀,眼睛四處張望,很怕為焦點人物,萬一冒出個記者,就好玩了。老太婆大喜,覺得佔了上風,越說越來勁,最後說大陸是哥哥,台灣是小弟,早就分家了,何必又要起過呢?我忍不住了,說確實是兄弟關係,也分開很久了,小弟要單獨過是沒有問題的。為了分開過,就不承認是自己的媽生的兒子了,不認祖宗了,好像不太好吧。其實我個人覺得只要你承認是一個中國這個媽媽,你愛怎麼過,就怎麼過,這不過分吧。你不承認這一點,當哥的面子掛不住,再說中共表示只要承認大家都是中國這個媽生的(這個是我編的,到底一個中國是不是這個意思,我還拿不準,我非黨員,沒有學習黨的文件的機會),什麼都可以談,你們可以保留軍隊,制度,甚至是國號,國旗。當然我還是補充了一下,畢竟不能欺騙老人,說我記得胡景濤是說過「既然台灣和大陸同屬一個中國,就不存在所謂大陸和台灣誰吞併誰的問題」,只要承認一個中國,什麼都可以談。但能不能保留國號,國旗,這個還要談,我就不知道了。老太婆有點反應不過來,在思考中,車來了,我跑了。。。

車上我回憶起94年,我從大學坐火車回家,遇到個台灣老兵,聊起來。還記得:我問他那個時候您相信老蔣會反攻大陸成功嗎?我原以為他說會不相信,不料他說相信,說老總統把他們帶到台灣,會對他們負責的,會帶他們回家的,還發給他們什麼土地證,反攻大陸後,發多少田給他們。我問,你們什麼時候就不相信了,他們說老總統死的時候,就覺得回不去了,當時很傷心,是老總統帶他們來的。老總統都去了,沒戲了。人心也散了(是不是隊伍也不好帶了。呵呵。我自己剛加的)。他說他現在每個月有2000RMB的退休金,傍邊有個小女孩,說哇,不少啊。老兵臉上有些得意。我問他對統一的看法,他的答覆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在思考中" : 既然是統一成一個中國,憑什麼是大陸吃掉台灣?大陸還是中華民國的省份呢。要統一,就搞聯邦制度,成立一個新的中國,即不叫中華民國,也不叫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不好嗎? 當時這個說法很新鮮,我腦子一直蕩機到現在

之所以蕩機到現在,覺得無法反駁,但覺得現實中,各派別都不會接受個方案,牽扯到千絲萬縷的利益糾葛。按照電視劇的說法「動搖國本」,只是我等P民在夾縫中的呻吟。

原文出處  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 ... p;skin=0&page=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jean 的頭像
fancyjean

Fancy古靈精怪

fancy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