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路達人: 傑利 走過金融大海嘯,上班族不是失業、就是減薪,只有 電子業、金融業、房地產業打出四到六個月、最高十二個月的高額年終獎金,所以,當「38」歲的電腦公司經理鄭XX提出辭呈時,人人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走過金融大海嘯,上班族不是失業、就是減薪,只有電子業、金融業、房地產業打出四到六個月、最高十二個月的高額年終獎金,所以,當「38」歲的電腦 公司經理鄭XX提出辭呈時,人人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是中年危機嗎?他搖頭!是職業倦怠嗎?他也否認。任憑大家好說歹說,勸他考慮一下,他頭也不回地回了一句:「反正我六月一定要走,我走『定』了!」

這位演出「上班族出走記」的怪咖不是別人,他是近年來網路圈暴紅的旅遊達人傑利,擁有中央大學企管系、英國史特林大學MBA頭銜,在資訊界打滾十多 年,待過台灣最大網路公司─資訊人,歷經神達、宏碁、凌群等電腦公司,軟體、硬體、行銷、專案管理、企業風險控管、稽核樣樣行,毅然放下穩定薪資轉行做 「國際領隊」,難怪大家要為他捏把冷汗。

畢竟,「旅遊業」不景氣也是事實。但,這年頭,「作家」會餓飯、「導遊」小費少,人生豈能靠「理想」兩個字活到老?

儘管傑利已經花了十年在網路上發表圖文、部落格,耗盡積蓄到世界旅遊,在網路上成立個人部落格愈紅透半邊天,出了「京都岔路」、「慢漫京都」等兩本 旅遊書先後登上博客來、金石堂暢銷旅遊書排行榜冠軍,去年,他私下考取了國際領隊証照,今年終於要放手一搏,步上旅遊這一行。
 
所以,當記者走訪傑利時,看見他一身白襯衫、西裝褲,有點靦腆害羞的書生樣,忍不住劈頭就問,為什麼非「辭」不可?難道不能乘工作空檔或假日兼個差寫作、 當領隊就好?有個「正職」總是不錯的。

傑利答非所問地問了句:「你看過一本書叫『讓天賦自由』嗎?」記者搖頭,他說,詳細內容他也不太記得了,但,這本書大大撼動了他的心,因為書裡告訴 他,千萬不要等到七十歲才後悔自己一生想做什麼卻從來也沒做,英國「披頭四」曾在求學時間遭到莫大挫折,卻因為堅持改走音樂之路而找到人生。

記者勸他,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做另一個「披頭四」吧?傑利認真地解釋著:「對!但如果我說,我好想在公司大叫『我真的很討厭加班』、『我真的有點討 厭資訊』、『電腦真的是硬梆梆的』,而且為什麼每發明一套軟體,我就得說它比以前的『更好』?你會嚇到嗎?」

記者提醒他,不會嚇到,而且記者相信,公司對於有「才華」的專業人士,通常也比較願意「容忍」。傑利覺得跟別人解釋為什麼非辭職不可實在很累,索性 發表了一篇「離職前三十日感言」在自己的部落格上。

其實,傑利不是個衝動的上班族,他的確是經過深思熟慮才跨出這一步的。

他坦言,自己和大多數人一樣也曾戀棧一份看似優渥的薪資和好聽的頭銜,「在台灣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時,是我薪資最優渥的時候,當時,我才33 歲,國內出差一率派賓士車接送,一個人單槍匹馬出差到大陸,天天都住五星級飯店。」

傑利太忙,忙得連假日都在坐飛機,在機場打電話跟當時的老板抱怨工作太忙,他一整個星期沒休息,每天都熬到半夜一、兩點才睡,「老板很沒人性,他 說,你在機場就可以打開Note book做事,只要連上網路一樣可以工作啊?」

所以,他在機場打開電腦、在賓士車上也打開電腦,出差到上海住一晚一萬元的上海金茂君悅大酒店,即使房間裡的大浴缸好漂亮,天天都想泡一個澡放鬆, 可是,「每天一早六點就得起床工作,我一次也沒泡過!」

工作重擔,嚴重排擠掉人生僅有的娛樂、休閒、健康,這,難道就是人人稱羨的行業嗎?傑利說,他捫心自問了十幾年,有時一想到自己在英國念研究所時, 他的希臘好友喬治收到母親寄來的兩串烤肉,自己捨不得吃,還大方拿出一串給他,他提醒傑利,他父親的一個名言:「Enjoy your life!」傑利就暗自難過不已。

傑利說,他慢慢才發現,自己從小到大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自己該做的「選擇」。「我記得,我小時候很不喜歡台灣填鴨式的教育,我質疑我的國中理化老 師有毛病,為什麼我考了八十五分,還要用力打我十五下?我明明就是好學生!(就讀國中時,傑利考過全班前三名,也曾參加美術、書法比賽)。」

「國中時期,我多次激烈反抗留校念書、學校小考,我好想下課後去學美術、學音樂、學跳舞,但還是被老師被強迫留校念書。國中畢業那年,我告訴父母, 能不能去考復興美工?媽媽說,那是功課不好的小孩唸的學校!」

「後來,我讀了私立延平高中,雖然寫一手好文章曾被國文老師誇獎過,建議我可以去念大學中文系,但也因為當時社會上的人都說念『企管』最有前途,我 就莫名奇妙選了中央企管。」

傑利說,他出身公務員家庭,父親是台電員工,母親、姊夫是老師,姊姊也是公務人員,家人都覺得「工作穩定最好」,所以不管是出書或轉業,父母就擔心 不已,深怕兒子會三餐不濟、照顧不了自己。

傑利說:「人生真的只要工作穩定就好嗎?我不相信!」

他開始抽空去旅遊、學攝影,「我很幸運遇到翁庭華老師,攝影書、雜誌一買就是三、四十多本,五年來先後花了近二十萬元買了各種鏡頭、相機做研究,當 我在日本拍下第一片楓葉時,被鏡頭畫面裡鮮活好看的葉子深深感動。「我意外發現,自己在攝影創作之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靈魂和生命的樂趣。」

工作苦悶至極,他索性把僅有的一點休假日擠出來,開始到世界各國旅遊,把所見、所聞、所捕捉的每一個美景和故事全都抒發到個人部落格上,意外地,他 毫不做作的感人故事和精彩圖片,深深感動了網友,吸引了十多萬人次點閱。

2008年出第一本書後,他開始開班教授攝影、四處演講,之後又出了第二本書,2010年便開始帶團到京都進行深度旅遊,傑利以「達人」之姿號召網 友走遍京都的小巷弄尋幽探古,不同於一般商業操作、不賣高價的藥丸仙丹,推出後,果然叫好又叫座,傑利終於証實了一件事,那就是─「世界上,真的有一種職 業是我由衷歡喜的,那就是給別人快樂!」

人生繞了一大圈,傑利看清楚有頭銜、有高薪的背後是「虛榮心」,拗到最後可能付出的代價則是痛苦不堪地過完一生,還得努力裝做很快樂,真實的快樂和 虛假的幸福,問自己的內心最清楚。

「簡單的說,我自己喜歡吃喝玩樂,跟著我出去吃喝玩樂的人就會很『快樂』,因為我可以和網友、聽眾、觀眾、學生、團員及很多、很多陌生人一起分享『快 樂』,這樣的我,就不再只是小小的我,我在每一個人的笑容裡重新肯定了自己,找到了成就感。」

「正職」與「副業」糾纏了十多年,也終於讓傑利破繭而出、活出了自我,他坦言,他的慾望真的不大,每個月只要賺五萬元,足夠支應生活開銷和住家管理 費就好。當了國際領隊,他想繼續寫書、教書、演講、探索新景點。

問他,父母支持他辭職轉業嗎?傑利笑了笑,笑容如陽光般燦爛,他說,他是一個幸運的男人,妻子馬蘭達支持他,父母也只好「被迫」支持他;十多年來, 馬蘭達和他一塊攜手旅遊、一起創作好書,兩人都覺得「錢」可以少賺一點,不必擁有多顯赫的抬頭或職銜,但日子一定要過快樂一點。

「如果一生只能做好一、兩件事,我就專心讓眾人開心吧!」傑利期許自己,未來的日子,一定要活得專業、過得自在,這一切,就從遞出辭呈、迎向挑戰開始, 「反正人活著就是辛苦,做哪一行都很辛苦,不如放手去做想做、喜歡做的事吧!」傑利下了這樣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jean 的頭像
fancyjean

Fancy古靈精怪

fancy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