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人力銀行董事長 楊基寬

在一場對成大同學的演講結束後,有一位魁 梧的男孩子跑來對我說,他想放棄今年就要到手的成大電機研究生資格。我非常好奇地問他為什麼?因為以他這樣的一張畢業證書,在台灣起碼有一千家以上的公司 想爭取或巴結他去上班。從職場上的角度來看,他的前途光明似錦,就像大雨後山中那股舒服的清涼,現在居然想放棄它。

對他這樣的一個念頭,我 的直覺反應是,若不是他的頭腦秀逗,就是成績濫到極點混不下去了。但在他詳細說明後,他的原因居然是因為他覺身體狀況不好,想棄工從醫重新再去花七年的時 間學醫,以便能找出自己的病因,並且去解救患有同樣症狀的朋友。基於隱私,我不方便問他有何症狀。

這個事件令人感傷的地方是,如果連這位全 台灣前兩百名最優秀的理工學生都對自己所學感到如此徬徨,那其他每年二十萬名畢業生的徬徨程度豈不是更加嚴重。讀了七年書的最後發現居然是選錯了科系,像 這種選錯科系,以致學非所用的悲劇在台灣,根據統計高達 80 %,這樣一齣悲劇的導演是誰呢?是這些學非所用的同學自己搞不清楚狀況,還是我們的教育體系無法協助他們搞清楚狀況?

我想舉二個例子來供讀 者判斷,到底誰是讓這位研究生選錯科系的兇手。第一個證據是,各位讀者在高中選填志願科時,學校是否曾提供任何性向興趣探索課程幫您分析出最適合您的科 系?然後再幫您預測該科系四年畢業後的就業狀況,以便讓每一位學生可以擁有足夠的資訊來決定,這一輩子適合走理想路線還是飯碗路線,而不是只依照「社會 化」的通俗習慣,簡單地以「好男不選文科,好女不選工科」來選擇科系,就像現在台灣有85%以上的高中男生不問青紅皂白就選擇理工科系的現況是如出一轍。 因此這個在高中時代缺乏「性向及職場趨勢分析」是兇手所遺留下的第一個證據。

第二道證據是台灣的專上畢業生每100個就會有15個選擇延後 畢業,主要的目的是想繼續留下準備研究所,因為他們非常擔心自己的大專學歷無法滿足企業的學歷要求,因為過去兩年在專科學校大量轉學制成大學的情況下,企 業認為學生素質降低,因此將以往以專上為錄取的標準學歷條件提高成碩士學歷。因此根據104的統計,每一百個職缺有47%個希望是具備碩士學歷。這種惡性 循環的結果就是每年碩士畢業生佔畢學生總數的13%。但是當你問這些準碩士畢學生或延畢的學生為什麼讀研究所,他們的標準答案是比較好找工作,而不是因為 了解到自己有哪些能力不足才去報考研究所。換句話說,他們是因為對自己的能力沒有信心而不敢畢業。

這種讀了四年大學卻仍不敢畢業的原因,是 因為我們的專上教育並未嚴格要求畢業生在取得畢業資格前,要先獲得企業所需要的能力資格認證。因此既然沒有在畢業前獲得企業認可的能力,當然就沒有信心進 入到職場,因為花四年的時間照理應該培養到足夠的技能。這個未能在大學畢業時透過認證要求。以確認畢業生的就業實力的漏洞,是造成這位研究生之死的第二個 證據。

所以,若有法官要宣判兇手是誰時,很顯然地,『缺乏興趣及產業趨勢的引導』,以及『未能透過企業認證來培養畢業生足夠的就業信心』是 最大的證據。

借用一位五十幾歲才找到生命意義的科學家來做個結論。這個科學家是一位化學博士,主要從事最容易賺錢的健康營養食品研究。雖然 賺錢無數,但在他事業高峰的時候,他的母親卻因為得了癌症需要進行化療。但是化療的後遺症會是在將癌細胞殺死的同時,也會殺死正常細胞,因此其母親命在旦 夕。這位化學博士不禁感嘆到,自己雖然事業有成,但卻對母親的痛苦無能為力,因此下定決心放棄健康營養食品的研究,改而研究是否有只會殺死癌細胞的營養食 品。結果他利用中國草藥研究成的食品,居然可將癌症病人的存活期從三至四個月延長到三至四年,而且不斷在改良中。 因為透過這樣的一個生命的省思,在五十歲的時候讓他終於找到自己的意義。

從這位博士透過母親的病而找到自己的意義,來看這位研究生想放棄自 己所學,然後去做自認最有意義的事的角度來看,比起其他懵懵懂懂的學生,其實這位研究生才是真正醒著的,因為只有他在追問自己的真正意義在哪裡。我相信他 有很大的機會找到自己的價值,因為他比那位博士早問這個關鍵性的問題達25年以上,因為這位學生看來只有25歲左右。

但如果我們的教育制度 可以讓專上的畢業生,將檢視自己的時間提前到他們的高中階段,而非讓他們自生自滅,那台灣將可培養出多少可以看到自己意義的優秀大學畢業生,而非徒具學歷 的徬徨碩士或徬徨博士畢業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jean 的頭像
fancyjean

Fancy古靈精怪

fancy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