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開放美牛,一個媽媽的感想!>>>>轉貼自http://www.wretch.cc/blog/sida700514/34640045

你吃牛肉嗎?

四年前,我是吃肉的!而且我是大吃特吃,雖然不排斥偶爾吃素食,但是也覺得吃肉沒什麼大不了,而且我還超喜歡去燒烤店、還有去火鍋店,尤其是烤牛肉加生菜,或者是母親節帶老媽去吃煎得香嫩的牛排!

最近美國牛的議題因為再度考慮是否開放的問題,所以炒得沸沸揚揚,
(後來完全就被藝人喝酒以及有人打傷計程車駕駛壓過了頭條,我想政府應該會感到喘了一口氣,因為大家完全就把焦點移那件新聞上)

因為開放美國牛的這件事,我也問了一下我家那位閃亮外星人-美國人的意見,他說:「你問我怎麼會準?我吃素耶!」

對喔!我們家吃素!

但是不代表對於美國人想要強強把“嫩牛”塞到台灣,然後“美國人自己吃老牛”這件事沒有任何的想法,

當然我不會因為這件事就在海馬面前焚燒美國國旗,然後大聲說的“FXXK You American !”。




(會做這種事也是剛看完”精武門“、“葉問”才會有這股想證明”我們不是東亞病夫”的衝動!)


我的立場,跟大部份台灣人一樣,都認不應該進口美牛,對於美國這種不成熟像小孩子一樣的外交手段,也完全就是不予置評!

為什麼需要開放牛肉才能重新TIFA?

這就好像我去年一年級的學生對我說:老師!我不要寫把生字造詞抄完了,我要回家寫!不然!我就不吃午餐!

我說:這是兩回事!你要跟我好好溝通,不能用威脅的!

學生:我不要寫,不然我就不吃飯看你怎麼辦?

小魚:你知不知道老師是不接受威脅的?肚子是你的,功課也是你的,現在還有三十分鐘大家都在寫造詞,如果有什麼問題需要解決我們一起來討論,但是不要威脅老師,這是兩回事。

學生:你要答應我!不然我不吃。

而現在美國政府,企圖用 TIFA來促使美國牛進口台灣,我看不到關聯性,我只看到像小孩子般的威脅。

大部份我遇過的美國人除了有那麼一點點的自大,其他方面其實是很善良的,而且充滿正義感的,大部份派遣到伊拉克的可憐軍人也都是真心認為我們是要來消滅“恐怖主義分子”的,“我們是代表正義的世界警察!” ,(我家的美國老公一直到幾年前這個想法才終於因為看清美國的真相而破滅!)

許多的美國人也為這個世界上創造了許多美好的事物,矽谷的高科技發展、好萊塢的精彩電影、世界上最好的電腦MAC、很多民主自由運動的風潮、紀念日的由來,像是母親節、世界地球日、民主政治、新世紀靈性運動也都是由美國人民發起的,

但是美國政府就可怕的可以,像是派遣可怕的“經濟殺手”,用銀行借貸的藉口,讓人民買單,然後來投資美國美商公司來建設只有富人得到利益的設施,或是用暗殺、還有不平等條件簽約的方式,來壟斷開發中國家的商業、水資源!


或是以一手主導了“911”的攻擊事件,完全罔顧與自己人民的生命以及財產,

打造了“恐怖分子主義”,最後不僅可以順利引起公憤、出兵、還以恐怖分子主義為理由,完全剝奪了人民的人權自由!

現在住在美國政府警察不需要任何搜索證可以進入你家拿走你的物品做調查、不需要經過人們的同意就可以竊聽人民的電話電子信箱、只要以“懷疑你為恐怖分子“的前提下,連”拘役調查”都可以隨時隨地進行奪走你的人身自由!

美國政府當初信誓旦旦作為出兵理由的“毀滅性武器”,最後卻從來沒有發現!但這已經讓多少家庭流離失所、寶貴的生命消失。最後又有多少背後石油公司、軍事武器公司等等的利益團體得到好處!

再加上所有的媒體新聞的操控!

這樣的美國政府,就是我們即將面對的和交易“誠實商人”!


有關於
美國牛,大家一直害怕的“美國牛含有的瘦肉精”

究竟什麼是瘦肉精?

瘦肉精其實是某一種藥物類型的稱呼,屬於「腎上腺乙型接受體作用劑(β-agonist)」,是一種類交感神經興奮劑。瘦肉精並不是直接使用在人體的藥物,此類成分的某些藥物(如Ractopamine、Salbutamol、Terbutaline、Clenbuterol)被加在飼料中供動物食用,成為動物用藥,可促進蛋白質的合成,讓動物多長精肉(瘦肉)、少長脂肪以增加賣相與利潤,因此俗稱之為瘦肉精。

在人體上,氣喘的病人也會使用同類的腎上腺乙型接受體作用劑來擴張支氣管,使呼吸順暢,雖然人體使用的為同一作用類型的藥,但藥名與構造則與瘦肉精是完全不同的。

食用過量瘦肉精所產生的副作用就如同腎上腺乙型接受體作用劑過量一樣,可能會有心跳加速、心悸、心律不整、噁心嘔吐、頭暈及腸胃不適,嚴重者甚至會引發心臟麻痺而死。

有許多化學物質被稱為瘦肉精,其中培林(Ractopamine)毒性極低、代謝快速(無累積性),因此被美國等國家允許添加入豬飼料,日本也允許使用培林的豬肉進口。

現在全世界有美國等“24國”開放使用培林,有“160多國”仍禁用。

24個國家開放,160個國家禁止使用? 喔?所以我們是要做那第25個不怕死的、因為牛肉口感、還有商業利益考量而放棄自己健康的國家囉?

人家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我們作為人,卻因為食而亡的話,那只能說人真的越來越貪婪了,以前是貪婪金錢,現在卻連食物都貪婪了!

外國人都覺得台灣人真的超有種,芭里島爆炸案後,唯一依舊出團就是台灣人,SARS時,台灣人的旅行團還是照開(我就是那個不怕死的人)

但是台灣人的勇敢不能這樣用,大家敢去芭里島是因為至少攻擊的對象是“白種人”,

可是這一次如果美牛真的通過的話,

美國牛肉出現的地方會是你家、我家附近巷口的所有賣牛肉漢堡的早餐店! 所有父母喜歡帶眾多孩童的速食店!

影響到的,會是那些逛夜市喜歡悠閒的吃夜市牛排的窮大學生(我以前也很喜歡)!

還有可以跟朋友聚會聊天的燒烤店、吃到飽的火鍋店!

說不定還會流入眾多學童的營養午餐中,我們看不見肉類來源的便當店、麵店!

朋友們聚餐時喜歡見面的咖啡廳的簡餐,超市的簡餐餐包等等.....

這些地方可能再也不安全?

而且問題不單單只是瘦肉精,

第一個問題:美牛吃的東西!


你知道美國的牛不吃草嗎?


你可會說,喔!我知道,他們吃玉米!因為美國玉米很便宜!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他們也吃肉!而且他們還吃屎!(抱歉我的用詞,說好聽一點就是其他生物的排泄物,但他就是屎無誤啊!)

以下的內容節錄自<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這本書,




所以所有饕客眼中的“美國鮮嫩多吃的牛肉”,都是用便宜基因改造而且充滿殺蟲劑的玉米、病死豬牛以及安樂死的動物骨粉、還有屎,所餵成的!

哇!用這些東西餵成的牛,真的會健康嗎?


第二個問題:美國工業化飼養牛的環境!

這些環境可不是我們想像的充滿陽光、綠草的牧草,不時還有勇壯的牛仔、或是火辣的牛仔女郎拿著繮繩趕著牛群,

那是極不人道、而且極噁心的飼養環境!

空間小沒有辦法活動不說,所有的牛還要壓擠般的站在自己的糞便上,而且因為蒼蠅、蚊蟲的關係,所有的牛隻身上都被迫噴上“殺蟲劑”,地上為了防止生長雜草,所以還噴了除草劑,

沒有健康的環境,再加上吃的不健康,所以牛隻紛紛生病,商人們開始為牛之施打“抗生素”,只希望在送貨前可以“維持他的生命”,另外一方面更施打讓他能夠快速生長的“賀爾蒙”!

下面是那些會用到的化學藥劑:




這些美國牛可以再噁一點嗎?

第三個問題:對於環境所造成的汙染!

畜牧業對於土地的破壞、更汙染了我們的水資源
!。

畜牧導致土地大規模退化,其中約有20%為過度放牧,導致土地遭受侵蝕,在不當政策及不當的畜牧經營之下,致使土地進一步沙漠化的乾燥地帶,該數據甚至還會更高。畜牧業對地球日漸缺乏的水資源問題,是最大的元凶之一!

而且和其他污染物質一樣,也會污染水源,致使水源富營養化及海底珊瑚礁退化,而主要污染禍首為動物排泄物、抗生素及荷爾蒙、製革廠排出的化學藥物、肥料及漫天噴灑的殺蟲劑。廣泛散佈且無度的使用該些物質,會破壞水資源的循環,降低地上及地下水資源的蓄存含量。畜牧生產帶來很明顯的耗水量。

他每天排出的糞便,也是很大的問題!



如果能夠像大陸西藏的同胞們把牛屎作再利用,塗在牆上,作為之後生火的燃料也就算了,可是那也是因為那邊的牛吃的是“草”,所以才燃得起來吧?

第四個問題:狂牛症感染的可能性!




美國用工業化的商業方式來對待這些牛隻!

問題是這些牛肉不像是產品,你可以經過品管只挑出壓板壓壞的產品!

通常一次處理牛肉都是幾百隻一起,其中只要一隻有感染狂牛症,全部的肉品全部都會受到汙染,

狂牛症的潛伏期又長、發病前的徵兆又不明顯,要如何品質管理?


雖然美國肉品廠商、美國政府信誓旦旦地保證,我們吃的一定是“嫩牛”,“通過品質保證檢驗”的!

可是,我們可以相信美國的肉品製造廠商嗎?

去年奧利佛(Jamie Oliver),去年4月曾在自己的節目《食物革命》(Food Revolution)中公開踢爆美國漢堡排生產商BPI「廢物利用」,將原本用作狗原料、滿佈細菌的牛頭、牛蹄和牛尾等部位,以阿摩尼亞處理,然後取出當中的牛肉渣,再混入絞碎的牛肉製作成漢堡排出售。

「牛肉渣」可大量降低漢堡排的成本,但阿摩尼亞水有嚴重腐蝕作用,可能危害人體健康,根本不宜食用,這種加工品就是所謂的「粉紅泥渣」。

但是麥當勞一直到今年1月28日才宣佈停用BPI的漢堡,中間將近十個月的時間呢?

不會中間的時間都在停止營業,然後在商討該用肉品的策略以及選新的廠商吧?

這期間美國政府為了消費者的健康又有做了什麼嗎?

我們要相信美國政府對於食品、對於人民健康地把關能力嗎?

美國在六十年前,還大力推廣香煙、醫師都推薦香煙推薦的理所當然,就像是只是在說“你家的牙膏該使用這一家”一樣的輕鬆、理所當然!


對於那個不久以前才因為少數人貪婪而導致全球金融風暴的國家!

最後由全民負債七千億買單,使得少數在上位策劃這場全球騙局的人最後還是拍拍屁股走人、身家一毛都沒有少,

這國家真的值得我們將台灣人民的肉品健康放在他們身上嗎?

我知道開放美牛對於台灣與美國簽訂TIFA(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最後的目標是希望朝著FTA(自由貿易協定)走

隔壁的南韓也在2007年簽訂了FTA,這也讓尚為連TIFA都還沒恢復談判的台灣擔心,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簽訂了TIFA、FTA,到最後獲利的最多的人是誰?

我知道這個名字聽起來很屌的條約可以增加經濟的成長,但是,獲利最多的人是誰?

是軍公教?學生?眾多的勞工朋友?許多辛苦的服務業人士?工程師?

還是低於人口數20%,卻站在經濟金字塔頂端的貿易商人?

我想答案套一句老祖宗的話,連用膝蓋想也想得出來!

但是,為了達成這些經濟協定,開放美牛,犧牲的人是誰?是一般80%的普通老百姓,是你!是我!是隔壁鄰居善良喜歡吃牛肉麵的老伯伯!是早上單純想幫孩子增加營養所以選擇買牛肉漢堡的母親!

再來說到WTO,中國、紐西蘭、澳洲同樣參加世界貿易組織,可是沒有開放進口美國絞肉,難道我們就一定需要開放嗎?

我也知道,就像政府說的,開放進口美國牛,我們台灣人民不一定需要買啊!(因為之前有開放火雞過,結果最後沒有人買)

這就像我買了幾把刀放在家裡,然後我的小孩也不一定會拿啊!就算他知道刀是危險的,但也難保它不會因為一時的好奇、衝動而拿起來最後受重傷啊?

重點是開放,就代表一種支持、一種對於美國肉品的肯定,

就像我們為什麼不開放進口毒品?人民也不一定會使用啊?壞處也那麼多!

因為開放就是屬於認可、支持的一種象徵!

衛生署副署長蕭美玲表示,瘦肉精原本就是動物用藥的一種,好比農民在栽培蔬菜水果時,也會使用農藥一樣,只要訂出安全標準,積極稽查,肉品殘留量在標準以下,就不會對人體健康有所影響。

是是!一點點不會影響!

但是為什麼我們台灣人民為什麼要活得那麼辛苦?

吃的食物那麼不健康,菜裡面有農藥?吃的雞肉有超多的生長激素?牛肉裡面有瘦肉精還有可能得到狂牛病?豬肉還要擔心病死豬的問題?連海洋的生物都還要擔心重金屬的問題?

我們都希望能夠吃得健康,也希望孩子們都能健康的長大!

我更不懂的是,為什麼明明那麼多人反對的政策,卻還是有可能會通過!

我們那麼為數眾多的人民就算反對,最後還是無力到覺得自己只是顆小小的螺絲改變不了任何事?

選舉的時候每個人都說:我們的每一票都很重要,現在我們卻只是小小的螺絲釘!

選舉的時候候選人都說,希望台灣人民擁有獨立思考的權利,希望我們這些下一代年輕人站出來,

可是,遇到這種事情,我們站出來了!我們發聲了! 有人理嗎?

當遇到這種“外交”的事,我們的聲音、我們的意見卻可以略過?

我是一個媽媽,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在一個更好的環境中生存,試問誰不是如此呢?

可是我們台灣人民真的有卑賤到需要冒生命的危險、健康的危險,利用美牛進口來換取一些利益?

這不是說消費者選擇就可以不用去吃到的問題,除非像我們家,看透了這些有關於肉類、加工食品背後的恐怖,索性就決定吃素!

不然一般人還是很有可能在不知道的時候就吃下肚了!巷口的牛肉店、早餐店、燒烤店、火鍋店、餐飲店,都有可能會吃到!

我相信,人人都有發表的權利,人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但是我覺得人人都有知道背後可能造成後果的可能性,

我是真心的希望政府的決策者不要因為利益就把人民當冤大頭,就這樣交換了我們的健康!

也希望我們能夠給孩子正確的飲食觀念



最後,就引用奧利佛的話:「作為一個人,你怎能容忍孩子吃這種食物」?

作為一個母親,為了孩子的健康、為了他們因為能夠健康長大而綻放的美麗笑顏,不能!


 
(感謝作者告知這些訊息,我不敢吃美國牛了,美國麥當勞也超恐怖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ancyjean 的頭像
fancyjean

Fancy古靈精怪

fancyj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